收罗最新的天下奇闻网门户网站。
看看奇闻异事网

观念平台-为什么拚经济这么难?

2018年03月02日 04:10 工商时报

杨雅惠臺大财务金融系兼任教授

人人希望经济好,各国各执政者都高喊拚经济,但为何常常经济不如预期? 歷来掌权者信誓旦旦,或订出成长率目标,或标榜重点產业项目,或者喊出振奋口号,而国内外经济情势有荣有枯,并非一厢情愿地喊声钱来也,便能换得经济长红。拚经济之所以如此困难,必须认清原由,本文所提六个原因,颇为关键。

首先必须认清:经济个体所作出的选择,往往是在资源有限下必须作的取舍。每一单位皆面临种种选择,个人所得如何支配,企业资金如何投资,国家税收如何开支,皆是抉择的十字路口。分配给甲,就无法给乙,故为了争夺资源而激烈较劲,成为社会常态。吾人可见,为了前瞻计画资金如何分配,中央与各地方政府无不卯足了劲,不管政策评估报告是否周全,先抢到预算再说,甲县多了两亿,乙丙两县便各少了一亿。对个人理财亦然,面临选择困境,多买了高报酬率的股票,便要放弃稳健收入的存款。

第二点,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享受必付代价,偏偏有些人想吃满汉全席,却只想付出鲁肉饭的价格。若要求政府提供良好福利措施,须缴纳更多税赋,否则财政赤字压力沈重,挤压到其他项目之发展空间。

以都更计画为例,有些拥屋者想1坪换1坪,要求免费换新,造成不少都更步调卡关。再以健保而言,连经济学诺贝尔奖得主克鲁格曼(P.Krugman)都夸台湾的健保是全球第一好,价格低廉而服务广泛,连美国都无这么好的健保。一旦政府当起散财童子,寅吃卯粮的财政赤字便一路上衝。且看2010年欧债风云,便是欧洲五国财政赤字负荷超重所燃起之紧张情势,甚至引起欧元崩盘之疑虑,可见强抢公共资源的祸害之大。

第三个重点常是关键:不同立场,不同角色,不同偏好,彼此对立,成为常态。经济变数常一刀两刃,利率涨了,有利于存款者,不利于借款者;新台币升值了,有利于进口,不利于出口;劳资争议是雇主与劳团的拉扯对立,找不到双方彼此满意接受的平衡点。执政者握有政策主导权,总是顺了姑意逆嫂意,在权衡轻重之天平上,考验决策智慧。若只讨好特定族群,重视单一面向,岂能有效提振整体经济。这在选举时刻特别显着,为了选票,搁置经济。

第四:个体加总不等于总体。每一个体在其他人不变之假设下採取经济行动,然而其他个体并非固定不动,也作了经济行为。例如: 员工加薪5%,全体国民皆同步加薪,原是消费能力增加了,然若百货商品物价也以同一水准挺升,则实质所得即零成长,消费能力也是零成长。

2008年金融海啸的发生,便是每企业评估个体投资风险时,假设其他个体均维持原状,总体环境不变,严重低估总风险,一旦酿成风暴,每一个体皆在总体海啸浪潮里昏头翻滚。这现象,乃个体与总体之间的合成谬误。

第五项是经济诡异之处,经济情势并非一成不变。人不是机械,行为不按表操课,金融动态天天变化,尤其巨大事故发生时,经济结构重新洗牌。在大萧条、东亚金融风暴、金融海啸发生时,所有根据过去资料建立的经济预测模型几全杠龟,急急数次修正,仍赶不上风暴的飙速与雨量。即使承平时期,股市仍是天天瞬息万变,遇到股价连续狂飙便饮酒作乐,总等到泡沫破灭瞬间方惊觉变天。

第六项:非经济因素影响了经济,这往往是影响力道最强的因素,诸如大选变局、民眾抗争、社会乱象、天灾频仍、外交困境等等。不利于经济的负面讯息一出,金融市场出现失序,企业投资意愿转向,牵引人才移动。英国脱欧之际,股匯市如三温暖般大幅跳跃,国际经贸合约重新一国一国逐条谈判,交易成本甚高。

经济如此错综复杂,为觅得适切策略,经济研究的重要性突显易见,把各项经济变数关系厘清,研析各政策之影响,综合考量整体效果,诸如: 研拟刺激景气的策略,政府与市场交手的角色拿捏、如何在国际列强环绕下施展经贸舞台、如何运用阮囊羞涩的财政经费以助產业发展、如何修改税制方能兼顾投资意愿与财政平衡。并须瞭解经济模型之限制,不单仰赖旧有资讯来推估未来,经济研究与政策研析必须不断精进,与时俱进。

具备周全的研析资讯之后,便是选择的问题。每一个人都有不同偏好,意见纷歧。左衝右突下,决策者取舍十分艰难,选择的权重,选择的观念,左右了国家的经济命运。经济能否拚得出好成绩,随着各国决策品质的良窳,搭建出各国的经济情境,各有门道,各有造化。

(工商时报)

台湾的选择-国泰民安的政治经济… 专家传真-经济发展关键在更自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