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罗最新的天下奇闻网门户网站。
看看奇闻异事网

食品企业努力应对“减糖”课题

今年11月,斯里兰卡总统迈特里帕拉•西里塞纳(Maithripala Sirisena)头戴白色棒球帽、脚蹬白色运动鞋,加入了首都科伦坡的健走队伍,以纪念世界糖尿病日(World Diabetes Day),过去8年他一直参加这种活动。

然而,这一次,西里塞纳做出了一些不同寻常的举动。在一场演讲中,他举起一盒醒目的绿色包装的“美禄”(Milo),要求这家全球最大食品公司降低这款产品中的糖含量。这是一款颇受欢迎的麦芽巧克力饮料,由雀巢(Nestlé)生产,面向青少年销售。

西里塞纳将过量的糖摄入斥为斯里兰卡糖尿病多发的主要原因,该国的2100万人口有近十分之一受到糖尿病困扰。他批评雀巢增加了美禄的糖含量,要求这家瑞士集团将糖含量降至总成分的5%以下,否则将面临立法方面的限制。

作为回应,雀巢表示,过去5年,该公司已将美禄中的添加糖含量减少32%,这款饮品中的蔗糖含量现在已不到5%,相当于两茶匙糖。

这场公开口水仗标志着一场战役拉开了新前线,站在前线的人已逐渐从营养专家和注重健康的消费者变为政治人士,后者正越来越多地采取法律措施迫使企业降低食品中的糖、盐和脂肪含量。

根据世界卫生组织(WHO)的数据,自1975年以来,全球肥胖人口已增加两倍。在最近一份报告中,这家联合国(UN)系统内的组织提醒人们注意,同期肥胖儿童数量增加9倍。

世界卫生组织支持把征收糖税作为一系列推动健康饮食的举措之一。目前,约有20个国家推出了糖税,包括墨西哥、法国、南非和挪威。如果斯里兰卡对糖饮料征收特别消费税的计划付诸实施的话,那么它也将加入这个行列。

在政府加大干预背后是这样一种担心:对2型糖尿病、心脏病以及某些癌症等与高糖摄入相关的疾病进行治疗,将拖垮国家医疗预算。

在英国,肥胖率自1993年以来已增加一倍,到2050年,预计英国国民医疗服务体系(National Health Service)用于肥胖相关疾病治疗的成本,将从2015年的51亿英镑增加近一倍,达到97亿英镑。

据英国卫生部官员称,到目前为止,很多监管聚焦于限制儿童含糖食品的广告或对含糖饮料征税,征税的理由是,这些饮料除帮助人体补充水分以外毫无营养价值,而补充水分的更好办法是喝水。

饮料生产商提出抗议,他们辩称,糖税不会有助于减少肥胖,反而会让穷人的生活更为艰难并导致就业岗位减少。例如,全球最大软饮制造商可口可乐(Coca-Cola)最近表示:“糖税损害地方企业和普通消费者的利益,有比征收糖税更好的办法能够应对肥胖问题并帮助弥合政府预算缺口。”

糖税可能并不是解决肥胖问题的灵丹妙药,但事实证明,英国于2016年3月宣布征收的软饮料税能够非常有效地说服制造商在该税生效——2018年4月——前减少产品含糖量。征税后一听70便士的可乐预计价格将提高约8便士。

英国财政部最初认为这项税每年将为财政增收5.2亿英镑,但在上个月最新的预算预测中下调了这一估值,这是对该举措的威慑性迄今最明显的证明。

制造商Lucozade Ribena Suntory已加速实施减糖计划,并使用人工甜味剂以彻底逃避糖税,因为每公升含糖量低于5克的饮料无需缴纳糖税。首席运营官彼得•哈丁(Peter Harding)说:“我们已经做了大量配方调整工作。糖税让我们从做生意的角度也必须减糖。我们是第一家表示会减掉50%至60%糖分的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