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罗最新的天下奇闻网门户网站。
看看奇闻异事网

老翁独攀水社大山迷途 记者随行消防局搜寻2天无获

2018年03月01日 17:54 中时

沈挥胜

老翁独攀水社大山迷途 记者随行消防局搜寻2天无获

日月潭水社大山虽只是海拔2000多公尺的中级山,且样貌「斯文」,但实际攀爬挑战度相当高,反而容易被低估。(沈挥胜摄)

老翁独攀水社大山迷途 记者随行消防局搜寻2天无获

江姓山友27日从日月潭青年活动中心之水社大山登山口(照片左边石阶)出发,座车(照片右边深色车辆)已在现场好几天。(沈挥胜摄)

老翁独攀水社大山迷途 记者随行消防局搜寻2天无获

江姓山友的车辆。(沈挥胜摄)

老翁独攀水社大山迷途 记者随行消防局搜寻2天无获

搜救前进指挥所。(沈挥胜摄)

老翁独攀水社大山迷途 记者随行消防局搜寻2天无获

消防局大队长吴嘉宏(左一坐者)、副大蔡佩轩(左二)判读通联定位及地图。(沈挥胜摄)

老翁独攀水社大山迷途 记者随行消防局搜寻2天无获

位在日月潭青年活动中心之水社大山支线步道登山口。(沈挥胜摄)

老翁独攀水社大山迷途 记者随行消防局搜寻2天无获

前进指挥所讨论搜救路线即范围。(沈挥胜摄)

嘉义市69岁江姓老翁,2月27日独攀日月潭水社大山,返程迷途又摔伤,当晚8点打119求援,南投县消防局动员数十人连续搜寻2天迄无所获;《中国时报》记者1日随行,发现路况极端险恶、搜救人员备极艰辛,但他们不以为苦,惟一目标是赶紧把人找到。

1949年出生的江姓男子,上月27日清晨独自开着深蓝色喜美轿车,停放在日月潭青年活动中心最内侧的水社大山步道支线登山口旁,上午8点多出发,午后登顶,随即下山。

不过到了晚间7点多天色全暗,竟还没走对下山的路;他打119电话向消防单位求援,台中市消防局最先接收到,得知当事人在日月潭水社大山迷路,立即转通报南投县消防局。

第2大队副大队长蔡佩轩第一时间即在伊达邵「日月村消防站」成立前进指挥所,并调派日月潭消防分队、鱼池消防分队之警、义消数十人,当晚分别从日月潭青年活动中心、鱼池乡东光村向天圳、大林村九族后山白石牙土地公庙等地,分3条路线挺进搜寻。

另方面则持续与江姓老翁电话联繫,安抚其冷静、开卫星定位,可惜讲不到几分钟即因当事人手机没电而失联;消防局透过电信公司调取其最后几小时之通联位置,确定全在水社大山北麓活动,因此先排除南侧信义乡之登山小径。

第2大队大队长吴嘉宏指示,搜救范围锁定日月、大林、东光3村山区,并调集仁爱消防分队支援,协助从仁爱乡中正村及良久林道入山搜寻。

3月1日山区下雨,搜寻竟日无获;2日再动员24名警义消,分由仁爱乡中正村盐土坑溪、鱼池乡向天圳及九族文化村后山、日月村青年活动中心登山口上山搜索。

记者随资深队员黄俊卿,以及蔡明良、苏永宗、陈柏佑、张文献搜救队员,从水社大山北麓之向天圳溪谷出发;由于该路径已荒芜10多年,只能先沿着野溪山沟,克服溼滑乱石,再披荆斩棘高遶,路况极端险恶。

截至傍晚6点钟,消防局迄未与江姓老翁取得联繫。搜救人员说,入夜后只能默默为他祈福,期待天亮后晴空无云,并尽快传出好消息。

(中时)

花莲青年住宅滞销 县府拟安置灾… 新竹市某国小惊传教师跳楼 警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