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罗最新的天下奇闻网门户网站。
看看奇闻异事网

河曲:刘家塔矿区群众“艰难”的搬迁路

河曲:刘家塔矿区群众“艰难”的搬迁路

河曲:刘家塔矿区群众“艰难”的搬迁路


2018-01-12 

河曲:刘家塔矿区群众“艰难”的搬迁路


晋西北黄土高原的冬天异常寒冷,租住在河曲县沙畔村的刘家塔村民刘荣生再一次接到了房东要求搬家的通知,五年来这已是他第三次要面临搬家了,坐在火炉旁的他猛吸了几口手中的香烟,起身走出了屋外......

 

刘荣生一家的情况是刘家塔矿区众多移民搬迁户的一个缩影,与其近况相同的村民其实并不在少数。

河曲:刘家塔矿区群众“艰难”的搬迁路

2016年冬季所拍图片)

 

移民搬迁进度缓慢 村矛盾现象突出

 

刘家塔村位于山西省河曲县东北部,北与内蒙古准格尔旗隔河相望,东北与偏关县相邻,距离河曲县城20公里,是刘家塔镇政府所在地。因其境内煤炭资源丰富,一度成为周边较有名的产煤村之一。

 

时间回到2012年6月的一天,河曲县刘家塔镇政府发出一项移民搬迁通告,内容概要是“根据山西省煤矿企业兼并重组整合工作领导组办公室[2010]56号文件精神,山西忻州神达梁家碛煤业有限公司将在所批准的矿界范围内实施露天开采,经研究决定对该公司露天开采范围内的刘家塔镇董家庄、郝家沟、刘家塔三村实施整体移民搬迁。”

 

对于此项通告,涉及移民搬迁的三村群众一时间里议论纷纷,有的村民认为这是几百年以来难遇的好事,也有的村民认为这是矿区群众艰难时期的到来。但尽管如此,移民搬迁工作于2013年7月在当地政府的主导下正式拉开了帷幕。

 

经了解,梁家碛露天煤矿是由忻州市神达能源集团开发建设,年生产能力300万吨。涉及三村的移民搬迁人数近4000多人,约2000余户。在实施移民搬迁初期,当地部分群众对涉及到自身利益等问题就出现过担忧和不满,并引发了上访维权的现象。对此,当地政府与煤矿制定了五年的搬迁规划,并对涉及到搬迁的各项补偿标准也进行了公布,以此来消除矿区群众的各种担忧和不满。

 

其中,一份由忻州神达梁家碛煤业有限公司发布的“关于露天矿区移民搬迁初步方案”中关于移民搬迁重要事项内容显示:(概要)

 

一:搬迁总原则以不影响矿区建设为前提,三村需整体搬迁,有计划分步实施,先河东后河西,先首采区后二采区,连续实施,逐步推进。

 

二:搬迁资金由神达梁家碛煤业保证足额到位,因资金不到位造成损失有神达梁家碛煤业负责承担。

 

三:根据生产与村民实际需要,计划用五年时间完成三个村整体搬迁工作。即:

 

2013年搬迁423户(刘家塔村75户、董家庄村204户、郝家沟村144户)。

 

2014年搬迁333户(董家庄村62户、郝家沟村271户)。

 

2015年搬迁338户(刘家塔村188户、董家庄村73户、郝家沟村77户)。

 

2016年搬迁157户(刘家塔村57户、董家庄村55户、郝家沟村45户)。

 

2017年搬迁246户(刘家塔村37户、董家庄村196户、郝家沟村13户)。

 

而事实上,矿区的移民搬迁工作从2013年至2017年的五年中,并没有严格按照当初的年度规划具体实施,搬迁工作一直在断断续续的状态中进行。在涉及到村集体的临时占地补偿、荒山荒坡地补偿、林木补偿、财产补偿等问题上,煤矿均无法实现按时支付。

 

因露天煤矿不能按照已公布的年度搬迁计划进行实施,刘家塔矿区无法搬迁的群众在近三年中与煤矿时有冲突发生,有些群众因此被当地公安机关警告、拘留、判刑。一时间里导致矿区群众对煤矿和地方政府产生了强烈的不满,致使村矿矛盾加剧,干群关系紧张。露天煤矿也因粉尘污染、噪音污染等现象遭到矿区群众不断举报,一度被国家环保部责令停产整顿。

河曲:刘家塔矿区群众“艰难”的搬迁路

(来源:2016年期间的网络图片)

河曲:刘家塔矿区群众“艰难”的搬迁路

(来源:2016年期间的网络图片)

 

原任刘家塔镇政府某官员曾多次向记者表示:“造成搬迁进度缓慢的原因主要有两点。一是受全国煤炭市场低迷的影响,煤企经济效益大幅降低,企业资金链条出现短缺,从而导致了三村移民搬迁工作陷入困境。二是因煤炭企业内部诸多因素导致股东之间出现利益纠纷,进而影响了搬迁工作的正常进行。”

河曲:刘家塔矿区群众“艰难”的搬迁路

(2017年12月份拍摄图片)

 

政策法规履行不力 村镇干部涉嫌失职

 

记者在长达一年的调查中发现,三村群众无法在五年中实现全面搬迁的原因除受煤炭市场影响的客观因素外,地方政府在落实政策法规方面、以及村、镇干部的不作为等方面都是造成目前尴尬局面的主要因素。

 

首先,我国目前没有出台正式的关于露天煤矿移民搬迁实施标准的法律条文,也没有关于农村移民搬迁的具体法律法规,唯一可依据的是国务院在2011年1月21日颁布的《国有土地房屋征收与补偿条例》和山西省人大2003年所发布的《山西省城市房屋拆迁条例》等内容作为参考依据。2012年期间,山西省国土资源厅出台了关于《露天煤矿临时用地管理暂行办法》,其中第八条中规定;“临时用地需占用建筑物及其它附着物的,其补偿标准参照当地征地拆迁的有关标准执行。”

 

那么,河曲县梁家碛露天煤矿采用临时占地的方式进行资源开发,所涉及到的占地补偿、搬迁补偿和办法,自然应按照国务院、山西省人大所颁布的法律法规具体实施,这样才能具备有效的说服力和执行力。

 

然而经过对比发现,梁家碛露天煤矿并没有严格按照有关法律条文严格执行。

 

一、按照《山西省城市房屋拆迁条例》第七条规定第五款、第六款规定,拆迁房屋的单位依法取得房屋拆迁许可证后,应提交办理存款业务的金融机构出具的拆迁补偿安置资金证明和产权清晰、无争议的安置用房证明。

 

二、《山西省城市房屋拆迁条例》第九条规定;拆迁补偿安置资金应当专款专用,拆迁房屋的单位不得以抽逃、转移等方式挪作他用。

 

三、《山西省城市房屋拆迁条例》第十七条规定;拆迁补偿安置资金和对被拆迁人的安置不落实的,不得实施拆迁。

 

四、《山西省城市房屋拆迁条例》第二十条规定;拆迁人应当依法对被拆迁人给予补偿、安置;被拆迁人应当在搬迁期限内完成搬迁。

 

按照上述规定,露天煤矿在搬迁过程中已经涉嫌违反了《山西省城市房屋拆迁条例》第九条、第七条的规定,“拆迁补偿资金需专款专用,不得挪作他用。”那么,露天煤矿在2013年实施搬迁工作以来,是否筹备到了足够的搬迁资金?又是否向地方政府等相关部门出示过金融机构出具的资金证明?如果有以上的这些举措,搬迁资金短缺等说辞又从何而来呢?

 

其次;村干部在执行移民搬迁的过程中,也没有做到据理力争,更没有严格执行国家颁布的法律法规,在行动上和思想上的不作为也是造成目前搬迁困境的一大诱因。

 

记者在矿区调查期间了解到;矿区群众多次提到村干部和镇政府有关人员在露天煤矿领工资现象突出,这些行为让群众不能接受。对此,记者在刘家塔村党支部书记刘志德那里得到了证实。村民们对此现象的表述是:“‘吃人嘴短,拿人手软’,村干部、乡镇干部挣上煤矿的报酬,哪还能为村民维权办事。”也有的村民表示:“每一次群众到政府上访维权,理由就是要求煤矿不要只顾生产,尽快解决移民搬迁。而镇政府官员、村干部等人员总是要求村民必须理解露天煤矿的困难,应好好配合煤矿的生产,这样才能保证移民搬迁的顺利进行。这种说法很明显是为煤矿开脱责任,其原因就是村干部和个别乡镇干部在煤矿挣工资的行为才出现了总为企业说话,不为群众做主的现象。”

 

群众的这些言论是否成立,记者在此不便作出任何评判。

河曲:刘家塔矿区群众“艰难”的搬迁路

(2017年12月份拍摄图片)

 

2017年12月16日是刘家塔村委会第十一届换届选举的日子。在此前的二十天里,记者以当地居民的身份作为掩护,报名参加了竞选村主任一职。在走访调查群众的过程中记者发现;部分村民对现任刘家塔村干部有较大的不满情绪。

 

其原因主要有三:

 

一是自从露天煤矿进驻村庄以来,涉及到村集体资产补偿情况、补偿资金落实情况、征用土地面积等事宜村民们了解甚少。

 

二是几年中涉及到村集体利益的大事,村干部从来不召开全体村民会议决定,只是召集村委委员、村代表、党员等几人进行表决后便作出了处理决定,一言堂现象十分严重。

 

三是村民认为露天煤矿在实施搬迁的几年中,搬迁方案一直存在不切合实际的现象。理由是;因搬迁补偿资金的局限性,这些面临失地的村民对后续的生存出现担忧。他们认为所有村民如果都脱离姓地,以后的生存会成为最大的贫困诱因,与当前国家制定的脱贫攻坚政策相违背。村委会领导应尽快申请政府和煤矿先解决新村的建设地点,不能让刘家塔村民流离失所,只有落实了安置的地点才能实施具体的搬迁行动。

 

而事实是,在近五年的移民搬迁过程中,矿区内三个村均没有落实新村的安置地点,已搬迁的部分村民离开了原籍居住到了外地,剩余的村民因念旧或其它原因无法离开曾经生活的地方。

 

因此,刘家塔村民对于新一届村委领导班子的人选问题产生了新的思考,而刘家塔镇政府对于该次选举的态度和方式让人寻味。

 

在刘家塔村竞选村支部书记的环节中,该村只进行了党员、村民代表的投票后,就决定了新一届支部书记的人选。同样是换届选举,相邻的楼子营镇在该次换届选举中制定的方案比较民主,要求村支部书记竞选环节除了村民代表、党员投票以外,还要进行户代表投票的方式,最终以三方面结果确定新一届支部书记的人选。

 

对于刘家塔村换届选举的这些情况,知情人士向记者表示:“新一届村干部的人选其实从煤矿到乡镇层面,都是希望原村干部继续留任。原因是原任村干部在这几年的搬迁工作中一直是处于“完全配合”的角色出现,甚至于成为乡镇和煤矿的“代言人”。表面上村干部是村民代言人、领头雁,但实际上早已经脱离了群众。即使煤矿在征地、搬迁等过程中出现一些不合理、不合法的举措,村干部也会用装聋作哑的行为来搪塞村民,如果一旦让让新的人员当选村干部,乡镇和煤矿对有些事情的处理和解决相对要形成一定的困难,而且新当选的村干部也不会马上进入“状态”,甚至于为了答谢村民们对自己的信任,必然会给乡镇和煤矿提出一些新的要求。因此,乡镇与煤矿就会觉得用“新人”不如用“旧人”来的可靠踏实。”

河曲:刘家塔矿区群众“艰难”的搬迁路

2017年12月份拍摄图片)

 

记者手记:

 

山西是全国有名的煤炭大省,丰富的煤炭资源在为我国经济做出巨大贡献的同时,也在煤炭生产地制造了一个无法回避的问题——村企矛盾。从现象看,刘家塔矿区进驻煤炭企业实现了地方政府与企业的双赢,但矿区由此产生的各类矛盾十分突出。尤其是涉及到移民搬迁等重大事件,地方政府和企业首先应在法律的框架内具体实施,在政策的落实把控和移民搬迁方案的制定中也应根据实际情况进一步调整解决。如若按照目前的搬迁方案和现象来看,刘家塔矿区的这部分群众由此可能成为失地农民的群体,矿区群众一旦脱离姓地,失去原有土地,客观上就需要从农业转向其他行业实现再就业,但由于这些矿区群众文化素质和劳动技能偏低,在重新就业方面明显处于劣势地位,自谋职业就显得十分困难。

 

据有关资料显示:从上世纪90年代以来,由于工业化、城市化过程中大量农用土地转为非农用地,全国每年至少有300万农民成为失地农民。目前累计的失地农民可能已达4000万-5000万,已成为很庞大的社会群体。其中完全失去土地、没有工作的农民至少在1000万人以上,占失地农民的20%。另有46%的失地农民失地后因生活水平下降,这部分失地农民成为"种田无地、就业无岗、保障无份、创业无钱"的群体,由此引发诸多社会矛盾。

 

从2013年至2017年,整整五年的时间过去了,矿区群众的搬迁问题一直在“游荡”中进行。不管这五年中发生了什么,但记者希望当地政府和企业应本着实事求是的态度,严格执行有关法律法规,合理解决矿区群众的搬迁问题及其它实际问题。

 

新的一年又要到了,不知矿区内仍然没有搬迁的群众还要再等上几年......

 

对于刘家塔矿区百姓后续移民搬迁事宜,记者将持续关注!

河曲:刘家塔矿区群众“艰难”的搬迁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