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罗最新的天下奇闻网门户网站。
看看奇闻异事网

我们的民生问题到底是哪儿出了鬼? (转载)

  我们的民生问题到底是哪儿出了鬼?
  无奈之余

  北京大学教授——中国健康发展研究中心主任李玲先生说,“中国走到今天,在民生保障方面曾经走出一条适应国情、适应我们制度安排的路。但后来在民生领域盲目‘与国际接轨’,导致今天形成了‘四座大山’——看病难、上学难、养老难、住房难。”原因是“我们国家宏观治理出了问题”。李玲先生还说,“我们曾经笃信市场,以为市场真的能搞定一切,然而,市场却往往失灵,特别是在民生领域与社会建设上。现在仍有不少人依旧沉浸在市场迷思之中,这是在下一步发展过程中需要我们时刻注意的。”

  李玲先生特关注医疗问题,她说,“医疗是一个市场几乎完全失灵的领域,甚至可以说所有的市场手段在医疗领域都是起反作用的。如果将医院当商场,将医生当商人,过度医疗就无法控制,结果就是医疗费用一路上涨,老百姓看病越来越贵、越来越难。所以在医疗领域,政府应该承担责任。不能放任逐利的机制兴风作浪,否则老百姓蒙受损失,政府也会遭遇极大的困境。”然而,对于这样尖锐中肯的批评,主张言论一律的“伟光正”们有谁会认真听取?不堵嘴,不封杀你,就已经是万幸之极了!

  大家看到,医疗保险商业化就是医改的危险路径,因为这导致医疗费用高涨、公平性下降,带来经济和社会风险。现在政府把大病保险交付商业保险资本掌控,这种涉及十几亿中国百姓利益的事情,居然简单快捷地做实了——政府从社保基金划拨资金,向商业保险机构购买大病保险。对于赚钱至上的商业保险机构,这种政府行为不就是花钱打水漂么?据知,去年国内商业保险收到保费约1600亿元,最后报销约500亿元,保命钱的大头变成了保险公司的巨额利润,这不就是向奸商们输送利益?其中奥秘谁人不晓?!

  现在总有人反对全民免费医疗,在这些“市场派”看来,全民免费医疗就是“大逆不道”的事情。比如陕西神木试行全民免费医疗,深受百姓欢迎,但县委书记郭宝成却被罢免调离,退居二线;比如云南玉溪市医改,他们不走市场化,不增加农民负担。通过增加财政投入(人均360元)组织新农合(参合率达到95.54%),创造了五个“全省第一”。然而当时的市委书记孔祥庚面临退休才敢推行医改。这就告诉我们,在基层医改做得好的地方,干部要有“献身”精神和“烈士”心态!要做好无辜“牺牲”和被判“死缓”的打算才行!

  李玲教授到基层调研,不止一位县委书记对她讲,实行免费医疗,他们也都能做到,但是不敢做(那会触犯既得利益集团的既得利益)。官员们面对仕途,都会做出“明智”选择。现在看来,在我们国家的大气候与大环境下,真正“一心为人民”的干部还为数不多。事实还说明,医改做得好的地方不一定有钱。医疗卫生与老百姓的利益息息相关,能不能实现全民免费医疗,关键就看地方上的领导干部把民生事业放在什么位置。同样,对于国家层面的领导干部也无不如此!

  “全民免费医疗”原本是社会主义或共产主义的事物,那是建立在“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社会主义理念之上的产物。如今的加拿大、美国、英国、法国、澳大利亚、日本、新西兰、西班牙、俄罗斯、南非等许多国家的医疗免费程度就很高,这都属于全民福利的范畴(其内涵不就是实质上的社会主义么?)。这些福利国家有一个公平原则,那就是上至国家元首,下至平民百姓都享受完全一样的免费标准。我们的神木医改,县委书记和普通农民待遇一样。这不是触犯了我们官家享有的特权么?!

  当初神木医改,国家财政部就有官员质疑,怎么能免费呢?全民免费是兜不住的。他们的理由是,中国仍然是发展中国家,人口众多,国家财力根本兜不住全民免费医疗。然而当初神木却做到了,那里的干部说,经济发展了,政府有钱了,不就是给百姓谋福利吗?如今中国经济总量已经达到世界第二的水平,还不该惠及全国百姓么?难不成非要折腾成官强民弱,国富民穷,才能体现我们国家的“特色”么?其实,现在的要害是消灭官僚特权!如果权力阶层不建立与国民同甘共苦的意识,如果党国官员树立不起真正的特色社会主义境界,中国的所有民生问题就不可能有理想的突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