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罗最新的天下奇闻网门户网站。
看看奇闻异事网

千年技法修复泗泾明清老宅 "烟雨长廊"将恢复

日前,有着1200年历史的松江区泗泾古镇完成了下塘历史文化风貌区改造的重要一步,程宅、孙士林宅、管宅三座明清老宅的修复工作相继完成。为了让重修的文物保护建筑保留老味道,泗泾镇还从浙江请来老木匠,用古老的校蔑、传统的手工雕花方式参与修缮。

下一步,泗泾镇将对80多处不可移动文物进行修缮,恢复“烟雨长廊”和“三弓一箭”地标原貌。据介绍,这不是一蹴而就的工程,泗泾镇计划用8年完成下塘历史文化风貌区改造。

当前位置 |  >> 千年技法修复泗泾明清老宅 "烟雨长廊"将恢复[0]


  泗泾古镇

三宅具体年代已无法考证

开江中路不算长也不算宽,写着“古镇泗泾”的牌坊立在路西端的西市桥边,乌沉沉的飞檐上爬着几只木雕小兽。路的两边是门牌五颜六色的小商铺,间或夹杂着黑瓦白墙的几间老建筑,看起来风格很不统一。路的南侧,一座七层高的八角佛塔看起来有点暗沉。记者沿着弄堂穿到泗泾塘边,沿河民宅样子灰败,只有佛塔院子隔壁一排复古式样的房屋看起来比较光鲜。

年逾七旬的李德复从小住在泗泾镇上。他告诉记者,这座佛塔叫安方塔,隔壁是明清老宅——程宅、孙士林宅和管宅,程宅初建于明代,孙士林宅和管宅建于清末民初时期。

推开最西面的程宅木门,一股桐油味扑面而来。屋里有三个无遮挡的开间,看起来像一个打通的大房间。屋内梁柱有的是旧物,局部被熏黑了,但花纹依然清晰。有的从颜色看就是新的,不过花纹、饰边都和旧物相仿。程宅天井里的西墙显然是老墙,上面附着斑驳的纸筋灰。粉白的东墙看起来是新砌的,顶上覆盖着齐整的黑瓦。

记者发现,三宅格局相仿,仅在细节上有所不同。比如,程宅一处墙壁上有一片笔触随意的涂鸦,像是孩童所为。孙士林宅第一进的西山墙上嵌着一块界碑,上面刻着“慎修”和一行标记山墙位置的字。光明泗泾建设发展公司工程师王进是此次老宅修缮工作的负责人。他告诉记者:“程宅的涂鸦是解放后居民留下的痕迹。孙宅的界碑应该是建房时嵌入的。

王进透露:由于史料不全,程宅、孙士林宅和管宅三宅的具体年代无法考证,只能根据建筑材料和建造样式推断,建筑图纸也无处找寻。

校蔑技法手工雕花是法宝

三处老宅的修缮工作是2017年6月启动的。在此之前,它们的破损程度让古镇上的人们心惊,难以相信它们竟是松江区的不可移动文物。三幢老宅看起来都有点歪斜,屋顶的瓦片残缺不全,窗户有的缺损、有的倾斜……这样的老宅谁能修?泗泾镇有关人员四处寻觅能工巧匠,浙江临海一支“貌不惊人”的木匠爷叔团队接下了这个任务。

程宅、孙士林宅、管宅三座明清老宅完成修复。

当前位置 |  >> 千年技法修复泗泾明清老宅 "烟雨长廊"将恢复[1]

当时的老宅已拆得只剩框架结构。为修缮梁柱,原来的砖头都拆下放到一边,等待重砌时再次使用。另一边放着从福建运来的新杉木,给新梁柱做材料。木匠们对各个梁柱的榫头测量一番后,并没碰那杉木,而是在牵头人陈省林带领下,坐下来削一种竹签,写上字扔到铅桶里。

围观的人们好奇,有人抽了一支竹签,发现一行看不懂的短语“左边前大步上楣”,问:“这是什么?”陈省林答,这叫“校蔑”,是一种传承千年的古老木工技法。每根校蔑的宽度对应一处梁柱的榫头宽度,校蔑上标注的是木工术语,用来表示对应榫头的位置。

他解释说:“过去,梁柱衔接都不用钉子,而是在木料顶端分别做出凹凸进行榫接。凸出的榫头呈圆柱形,用现代的尺子测量较困难,容易有误差,用校蔑标注宽度更为准确。”这门已快要失传的木工手艺,是他们从浙江东阳等木匠工艺传承地学来的。

新框架搭好了,砖头也砌上了,老宅看起来基本恢复了旧时的样貌,陈省林却表示,离修缮结束还早。他带着一堆杉木,每天在老宅房间里雕花,一待就是大半年。有人问:“这活交给机器完成不是快得多吗?”陈省林说:“机器雕出来的花饰千篇一律。人的心情每天都不同,即兴雕出的作品情感也不同,更有生命力。”雕花工作完成后,前来参观的人们发现,不少粗看类同的图案,细看之下的确很有差别:这一朵怒放的牡丹娇艳欲滴,那一簇含苞的蔷薇羞涩内敛,当中全是心思。

未来将恢复“烟雨长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