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罗最新的天下奇闻网门户网站。
看看奇闻异事网

[转载]20万瓶茅台酒被拦截囤积黄牛围攻茅台电商平台

20万瓶茅台酒被拦截囤积 黄牛围攻茅台电商平台

第一财经APP•2018-01-10 

吕进玉

1月10日,贵州茅台(600519.SH)股价盘中冲高至788.88元,总市值超9900亿元,创下历史新高,离1万亿的门槛仅一步之遥。

在贵州茅台股价创造历史纪录、无限风光的背后,心头大患仍未解:部分经销商乃至其他炒酒客仍囤积茅台酒,死扛不出货,意欲穿透茅台的防线,以获取更好的收益。

“要多为别人想一想,不要只考虑个人,一味寻求暴利。”茅台集团党委书记、总经理、茅台股份代总经理李保芳说。他呼吁茅台经销商保持理性、从长计议,从大局出发,严格执行新的价格规定,维护好市场秩序。不要随意炒作、抬价,断送当前的大好形势。

不过,市场的整顿并非一日之功,经销商们考量很多的则是利益的最大化。无论政策规定如何变化,逐利的投机者们总有办法游走在红线边缘,攫取灰色的暴利。

20万瓶茅台酒被拦截

华东地区线上酒水经销商陈林(化名)向记者分享了一份群聊天记录,里面分享了2017年双12当天飞天茅台在各个电商平台上的销售数据,显示一日出货超20万瓶。

“相当于变现了2.6亿元的现货,不过这些茅台酒大部分都是回流到经销商或囤积在炒酒客手中。”陈林对记者分析道,从表面数据来看,天猫的两家旗舰店最少出货了15万瓶,茅台自营app、京东自营、苏宁易购等板块也不少于5万瓶。

贵州茅台选择电商平台来投放产品,是因为此前一轮又一轮的处罚“违规经销商”,希望平抑市场价格,但效果并不尽如人意,市场上要平价买到茅台几乎难于上青天。

“在西安市场,通过关系才可以限量以1500元的价格拿到两箱现货(未提价前)。”西安一企业负责人告诉第一财经记者,“这个价格还是浮动的,每天都在变。”

2016年年初以来,茅台酒厂和经销商之间的关系俨然像是一场“猫和老鼠的游戏”。疯涨的茅台价格催生了庞大的利润空间,而其越等越涨的行情也使得惜售、捂售等现象层出不穷,两方面互为因果、层层发酵,市场脆弱而敏感。

去年3月底,市场上茅台酒价格开始超过1299元的控价线并出现了断货情况。对此茅台公司也对近百家经销商进行了处罚。4月中旬,茅台集团召开了临时市场工作会议以控制价格飞天的局面。李保芳在上述会议上表示:“极少数经销商推波助澜,阳奉阴违,以为到了‘利润收割期’,主张放开市场调控,赚取的利润达到了几百还不满足,像贩毒一样疯狂。”

此后接连不断有经销商被茅台酒厂进行处罚。8月21日,贵州茅台首次直接以解约的方式处罚了经销商。不过市场供需关系的紧张状态并未得到实际缓解。

2017年12月28日,李保芳在全国经销商联谊会上表示,茅台酒供不应求的态势不会减弱,供求关系会更加紧张,更趋于表面化。“2018年乃至更长时间内,茅台市值仍有很大空间,还大有文章可做。”

中金证券研报显示,上海、江苏和安徽三地市场上,茅台酒缺货严重,高端烟酒零售终端普遍只有零散茅台销售,零售价格1600元/瓶。最近三个月以来,茅台公司放松了对经销商的价格管理,放松对经销商出货价格控制。

茅台集团董事长袁仁国也在全国经销商联谊会上呼吁经销商不要推高茅台酒市场价格,让消费者真正喝起来。他认为,茅台市场价格波动小、涨幅小,保持在合理区间,有利于广大消费者,也有利于经济发展。他强调,基于茅台酒是用来“喝”和“储存”的,要理智对待价格,茅台酒不是用来炒的。

不过,第一财经记者不久前走访了茅台镇上包括茅台自营的茅台国际大酒店、茅台国酒文化城均被告知已断货,在贵州遵义新舟机场的茅台专卖店中,现场销售人员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已经断货超过半个多月,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会有货来。”

面对“不听话”的经销商,贵州茅台希望通过电商重夺渠道的主导权。

茅台集团对传统经销商渠道大刀阔斧的改革于去年8月拉开帷幕。茅台公司明确要求所有经销商必须把53度飞天茅台剩余计划量的30%放到茅台商城上销售,令网上渠道的销售份额至少占到三分之一,并表示此举是为提高经销商稳价销售的透明度,加快线上线下融合。

在茅台强制上线政策推出后的9月中旬不到,茅台公司就已经实现1800多家经销商的线上入驻。

即便经销商们半推半就地将囊中的茅台酒搬到线上进行销售,但实体销售渠道没有解决的问题,在线上同样存在——电商平台出售的茅台酒仍然掌握在投机者手中,普通消费者还是难以抢到。

绕过茅台反黄牛软件

作为饮料经销商的孙正义没能顶住飞天茅台的巨大利润以及周围酒水经销商朋友们的怂恿,加入到了抢茅台的大军中。

他先是自己熬夜至凌晨在官网抢购茅台,但收效甚微,一整晚多部手机和电脑,却仍是一分钟内秒杀完售罄。

并不甘心的他,在2017年双12后,从官网得知11点30分将会补库存后,他再次守在电脑前,却仍是一样的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