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間好物不堅牢,彩雲易散琉璃脆。
做最好的博客模板

半岛危机笼罩 韩国冬奥会千亿美元美梦要打水漂

国际奥委会禁止俄罗斯参加2018年平昌冬奥会的决定,是这座仅有4.3万人口的小城自2011年申奥成功以来,第一次能够将世界目光吸引到此处的重大事件。

奥运会给这个城市带来的改变并不少。它本来是一个滑雪和度假胜地,位于首都首尔以东180公里外的太白山区中。为了迎接2018年的冬奥会,主办方特地从首尔修建了一条高速铁路到平昌,将开车两个半小时的交通时间缩短到69分钟。

从基建到预算,一切尽在掌握

基础设施建设在过去数年中扎扎实实地建设着,主要是运动场馆、奥运村和度假酒店。另外,为了改善人口密集的首尔地区通往平昌的交通,至少新建或者拓宽了三条高速公路以及16条城市道路。

韩国的基础设施建设强大,按部就班完成上述建设基本没有问题。而且,从申办成功时起,包括现代水泥这类大型建筑公司的股票一直在涨,也没有出过基建拖延等负面消息,说明投资到位,未出现过资金缺口或者别的债务危机。

根据官方公开的数据,平昌冬奥会需要总共投入130亿美元左右。韩国奥组委总共募集了约9400亿韩元(8.6亿美元)的赞助款。其余的投资由官方进行融资。不过,同前四届冬奥会的最终平均投资比预期预算提高了60%相比,平昌冬奥会的预算却奇迹般地只增加了5亿美元。

比起总投入超过500亿美元的索契冬奥会和1998年投入超过260亿美元的日本长野冬奥会,平昌真的花钱不算多。

韩国人在计算平昌冬奥会所带来的收益时,算盘珠子打得还挺响。现代研究院的人预计,平昌冬奥会将给韩国带来1062亿美元的收入,并为平昌所在的江原道增加23万个工作岗位。另外一些研究则认为可能会带来600亿美元的收入。

而且,比起赛后一片萧条的日本长野,韩国人还满有信心地认为,平昌冬奥会的基础设施将会吸引今后更多的游客前来。12个比赛场馆中至少10个会保留下来,可以作为冬季运动设施使用。

这样韩国人有了自己的完美统计:2006年韩国国内有192万游客前来平昌旅游。随着当地基础设施的逐渐升级和申奥成功的吸引力,这个数字到2013年增加到了341万人。此外,还有大约150万国际游客前来平昌,其中包括92万中国游客。

这一切本来完全可以按照韩国人的精确计算一点点走向完美。韩国人自己虽然不太指望它会像1988年汉城奥运会那样告诉全世界有个“汉江奇迹”,但是至少让2018年GDP增速达到3%还是一个理性的目标,至少现在的韩国政府这样认为。

皆因导弹在捣蛋?

2015-2016年的冬季期间,韩国的旅游人数从680万人锐减至450万人。韩国方面的解释是因为经济增长放缓,以及高龄少子化带来的结果。

韩国的经济增速在2012年在2.2%左右,随后的几年增速分别是2.9%、3.3%、2.8%和2.8%。数据不算好看,波动虽有但整体来说还不算大。高龄少子化的情况的确比较严重,不过游客一下锐减三分之一也不是“高龄少子化”一句话就能解释得了的。

问题出在两方面,一方面在内部。2016-2017年对前总统朴槿惠的弹劾、逮捕以及审讯引发了一系列政治动荡。部分冬奥会赞助商也卷入各种问题当中,原因是朴槿惠被指责将部分冬奥会项目交给与她关系密切的财阀承包。平昌冬奥会赞助商、三星掌门人李在镕被捕,其余赞助商如现代和LG也没有幸免。

倒霉的大韩航空也是平昌冬奥会赞助商,它不但也被卷入丑闻,其总裁赵亮镐之女赵显娥在飞机上摆威风强令航班返航,把事情捅得更大了。

一时之间,平昌冬奥会在各种丑闻覆盖之下,变得悄无声息。当局也无足够精力在营销上大做文章。今年4月,韩国文化体育旅游部的调查显示,仅有大约35%的韩国人对平昌冬奥会“有兴趣”。

另外一个就是韩国自己的地缘政治问题了。它的北边那个邻国频频发射导弹,从很大程度上而言制造了更让人关注的话题,几乎掩盖了冬奥会本身,甚至弄得法国、德国和奥地利三国公开表示担心平昌冬奥会有“安全问题”。

到了12月,就连美国的外交官也表示,需要考虑一下冬奥会的“安全问题”了。不过考虑到2016年里约奥运会上美国全国广播公司(NBC)靠为期两周的独家转播权赚了十几个亿美元,美国人的表态真真假假,倒是值得观察一下。

如果韩方还一如当年一样寄希望于朝鲜也参加冬奥会,好好点燃一把民族之火,这个愿望实现的可能性也不大。

不过,真正作死的应该是朴槿惠时期带来的“萨德”危机。

2014年“萨德”危机开始之初,中国当年赴韩旅游人数为612万人次。2015年当年赴韩旅游人数达到611万人。2016年甚至达到800万人,占当年到韩国旅游的国际游客总数1720万的将近一半。如果不是年中“萨德”危机全面爆发,这个数字可能更大。随着危机的深化,到2017年1-8月,中国赴韩旅游人数为300万人次,同比下降一半,这还是包括了夏季游客在内的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