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罗最新的天下奇闻网门户网站。
看看奇闻异事网

禁飞航班、要求道歉 两个中东国家为这事儿翻脸

禁飞航班、要求道歉_两个中东国家为这事儿翻脸

就在中东地区因为美国承认耶路撒冷为以色列首都闹得沸沸扬扬的时候,又有两个中东国家因为在安全问题上的争执闹翻了。

阿联酋航空:因安全原因禁止突尼斯女性登机

据卡塔尔半岛电视台报道,本月22日,在突尼斯首都突尼斯市、黎巴嫩首都贝鲁特和阿联酋首都阿布扎比等地的机场,多名突尼斯女性在准备前往迪拜时,被阿航禁止登机。与此同时,法新社的报道称,有突尼斯女性表示,在安检过程中,她们的签证与护照遭到了额外的检查,导致其航班及行程受到了延误。

突尼斯官员说,在突尼斯市、贝鲁特和阿布扎比,突方官员不得不多次介入、帮助突尼斯女乘客登上阿联酋航空航班。

令人更加意外的是,据半岛电视台报道,22日之后,所有持突尼斯护照的女性乘客都被阿联酋航空拒绝登机,但有关方面并未给出任何解释。

直到24日,阿联酋官方才解释称:有“重要安全情报”显示,圣诞节期间,突尼斯籍女子或持突尼斯护照的女子可能发动恐怖袭击。阿联酋航空是在接到阿政府部门“明确指示”后作出禁止持突尼斯护照的女性登机的决定的。

惹怒突尼斯:禁飞阿航航班,要求正式道歉

由于阿联酋航空的禁令仅仅针对突尼斯女性,这种情况立刻激怒了突尼斯民众和突尼斯政府。突尼斯的一个女性权益组织称阿联酋方面的禁令涉及种族和性别歧视。

突尼斯交通部24日宣布,暂停阿联酋航空航班进入突尼斯领空,暂停阿联酋航空往来突尼斯的航班。突尼斯交通部声明说,只有当阿联酋航空确保能够“提供符合国际规定和标准的服务”时,才会重新开放领空。

禁飞航班、要求道歉_两个中东国家为这事儿翻脸

(22日,一些突尼斯女性在突尼斯首都突尼斯市的迦太基国际机场被阿联酋航空禁止登机。资料图)

25日,突尼斯外长朱海纳维(Khemaies Jhinaoui)通过突尼斯电台要求阿联酋对禁令一事向突尼斯国民道歉。

“这种方式是我们不能接受的。”朱海纳维表示“我们(突尼斯)原本期望阿联酋方面能够与我们沟通,然而,他们这种方式使得我们无法照常进行正常的经贸往来。”据朱海纳维称,突尼斯驻阿联酋大使并未被告知关于禁令的任何细节。阿联酋也并为此事照会突尼斯方面的外交人员。

朱海纳维同时表示,目前突阿两国的问题并非外交问题,而是针对反恐的“技术问题”。“两国之间有诸多共同的利益及需要被保护的权益,但在突尼斯,女性的权益及尊严也将会被保护。”

两国反恐协作恐蒙上阴影

事实上,在这次禁飞事件发生前,阿联酋和突尼斯两国在打击恐怖组织和极端组织上,一直存在着较为紧密的合作。但此次事件暴露出双方在情报领域沟通存在严重问题,可能为双反未来在这一领域的合作蒙上阴影。

据路透社报道,在2011年突尼斯“茉莉花革命”之后,由于国内安全力量不足,加上突尼斯国内失意的年轻人日趋激进化,突尼斯成了伊斯兰武装分子比率最高的国家,其中不少人都加入了极端组织“伊斯兰国”及其附属组织。

2017年,盘踞在叙利亚和伊拉克的“伊斯兰国”遭遇重大打击,几乎失去了其占领的所有土地。“伊斯兰国”在军事上和政治上的失败,迫使很多为其效命的极端组织成员潜逃离开这一地区,返回自己的祖国。

禁飞航班、要求道歉_两个中东国家为这事儿翻脸

(突尼斯安全部队进行反恐演练。资料图)

据突尼斯政府统计,过去几年,有至少3000名突尼斯人加入了极端组织。其中,突尼斯政府已经发现了800名回到突尼斯的极端分子,并将他们逮捕、软禁、或放入密切观察名单。

而阿联酋方面的情报,就与上述恐袭威胁与极端分子从叙利亚和伊拉克回到原籍国的大背景相关。

然而,突尼斯方面表示不能接受阿联酋方面的处理方式。突尼斯总统顾问赛义达·加尔拉什(Saida Garrach)向路透社表示,在反恐问题上,突尼斯一直与阿联酋保持着合作,“我们正在协作解决这个问题”。但是她也强调,“突尼斯无法接受(阿联酋)对待突尼斯女性的方式,不会接受这些突尼斯女性在机场所遭受的待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