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間好物不堅牢,彩雲易散琉璃脆。
做最好的博客模板

山东最后一名三八抗战伤残老兵晚年生活的悲惨结局

  抗战一级伤残老兵医疗伤害案的真实过程

  抗战伤残老兵姚杰,1921年出生,1938年2月参加八路军同年入党,1943年在抗日战争中与日寇作战负伤,双目失明,一级伤残。1955年9月被授于中华人民共和国三级独立自由勋章.三级解放勋章。

  2013年9月20日到泰山疗养院保健科短期生活调理,准备三天后出院,而被告为了谋取商业利益,给老人做完全没必要的深静脉置管手术,属于严重违规的过度医疗行为,置管手术失败,造成了气胸事故。当时保健科主任准备提副院长为了掩盖其医疗事故给自己带来不利影响,故意拖延隐瞒四天后,老人左胸部已隆起、呼吸音消失、叩诊呈鼓音等如此明显的气胸症状,作为呼吸心肺内科专家,行医三十年的主任医师,在未行各项辅助检查(如影像学检查等) 即告知老人家属是心衰,随后对老人直接注射强心针,使老人病情加重,并下病危通知,之后两小时内却没有任医护人员到病房观察过问病情。家属看出问题后,强烈要求请外院专家会诊后确诊为气胸,当时肺组织压缩已百分之五十了(已到非常危险时刻),随后迅速改变治疗方案,才挽回老人的生命。否则老人当天就死在被告手里了,这是毋庸置疑的!因其气胸事故后的恶意治疗,使老人永远地躺在了被告的病床上。本案没有复杂的医学难点,案情简单明确,事实清楚,证据确凿。置管前老人身体各机能良好,( 有当时病历.X光片为证)

  本案主任故意隐瞒病情,恶意治疗,其目的就是让老人以心衰病症死亡(理由: 老人年龄大 以心衰病症死亡很合理,而气胸却是医疗事故,是要负责任的) 。从此老人呈植物人生存状态,而被告事后提为副院长,这就是本医疗伤害案的真实过程。

  原告进入司法程序后,被告违背职业道德,篡改病历,编造谎言,用伪造的证据,提供给法院.司法鉴定机构,干扰误导公平公正办案![伪造的证据,被告在其上交法庭的民事答辩书中有明确详细陈述]:

  伪证1: 二十天不进饮食,身体极度衰竭。[老人置管前,自己翻身起床散步,能自己剪胡子剪鼻毛,自己挠痒痒,自己上厕所高兴时还能唱唱歌!当时三天后出院,有照片录像为证!]

  伪证2: 老人患有前列腺癌并局部转移。[如果老人患有癌症,能从市中心医院转到你疗养院保健科就诊?你一个保健科能治癌症?如果有前列腺癌应出具相应的病理切片分析,和病情报告,并出具三年来前列腺癌的治疗方案与费用清单!而不是拿子虚乌有的所谓癌症来掩盖自身的医疗伤害行为。]

  伪证3: 气胸十天已经治愈,不在有损害后果。[气胸伤害的后遗症胸腔积液,一直处于中度状态,严重影响了肺功能,引发全身不良症状,置管后老人语言功能丧失,从此再也不能翻身起床散步,大便在床上,吃喝靠鼻饲,并经常性持续性的肺部感染,呈植物人生存状态三年多。肺部病情逐年恶化,到2016年5月份CT显示,左肺已完全塌陷。左肺功能全部丧失、右肺代偿性肺气肿,生命最后的半年已处于严重衰竭状态,只能靠呼吸机维持生命,生命最后终止在肺部的伤害上。]

  伪证4: 患有多种疾病:老年性肺气肿,冠心病. 脑动脉硬化等。[专家明确指出:如果老人患有多种基础病,身体极度衰竭,根本不可能在肺部受到严重创伤后能存活三年多!]有市中心医院的24张病历,能真实说明老人进被告保键科时的身体状况。

  伪证5: 被告在其答辩书中已明确说明: [气胸发生在置管后第四天病人用力排便咳嗽后,加之原告年龄大老年性肺气肿等因素,极有可能导致自发性气胸]。被告自己都说是气胸,为什么按心衰治疗!?

  伪证6:伪造病历,被告向鉴定机构提交的2013年10月22日院内会诊记录中记载:病人胸部CT显示左侧气胸,约30%左右。但是本院当天CT报告单中记载的是肺组织向肺门压缩50%左右。被告明显故意隐瞒利己实情,提交伪造病历。

  在法院委托的司法鉴定机构作出的鉴定结论:【医方的医疗过错与被鉴定人气胸存在直接因果关系,如果医方完全尽到医疗职责,就会避免患者气胸的发生,随着其气胸的发生,加之其后期医疗过错,使病人机体发生了较大的病情变化,因此其医疗过错与目前机体状态等存在因果关系。】即使事实如此明确,被告也在极力狡辩,被告非常明白,如果整个医疗伤害案真相被证实,被告犯的就是医疗事故罪!

  再此说明,本医疗伤害案件的重点不是经济赔偿问题,三年来被告一直想用私了协商来解决,明明是刑责问题,却要走调解和稀泥的歪路,被我们坚决拒绝,我们追究的是责任!我们有确凿证据证明,被告是故意伤害!如果此案附带民事赔偿,我们会把赔偿款全部捐给老人在抗日战争中战斗负伤的所在地 [抗日爱国教育基地纪念馆]。我们要让被告方医院深刻认识到,别为了商业利益,用这种恶劣手段再去伤害别的老人!

  原告从2014年7月到泰山区法院诉讼,三年来原告一直坚持不调解不协商,只追究责任,因此困难重重,一拖再拖,期间我们多次打电话询问一审法官,为什么拖这么长时间不判,回答是: 被告不配合。期间我们也多次请求法庭,如有什么疑点,可让原告与被告当事医生,在法庭上面对法官对一些疑点问题讲清楚,谁说谎谁违法乱纪,在事实证据面前不攻自破,但一审法官告知没有这个程序,这是民事诉讼,只管赔偿。

  在两年多的审理中,一审法官从没正视事实过程,没有考虑分析采信本案最重要的起因与后果:

  1. 在老人三天后准备出院时,被告严重违规给老人做深静脉置管手术,造成了气胸事故。[行深静脉置管术的适应症是:严重创伤、休克以及急性循环衰竭等危重病人的抢救。] 老人是 危重病人吗?!

  2. 明知道是气胸,故意隐瞒拖延四天后,恶意按心衰治疗,并打强心针处理,造成严重后果,从此使老人呈植物人生存状态下,在病床上顽强存活三年多。

  3.肺部伤害逐年恶化,到2016年5月CT显示左肺已完全塌陷。左肺功能全部丧失,右肺代偿性肺气肿,生命最后的半年已处于严重衰竭状态,只能靠呼吸机维持生命,生命最后终止在肺部的伤害上。
  在一审判决中,在原告没有认何过错的事实中,责任却占百分之四十!理由是老人年龄大,要是年轻人早就好了。再次说明: 老人不是来治病的,到你保健科来是调理生活的!如果没有这次医疗伤害,老人早就回家安度晚年了!

  在原审判决中,以鉴代审,断章取义,只简单罗列、引用鉴定机构鉴定意见书中片面内容,没有合理审查原告提交的各项相关真实证据,在拖了两年另两个月后,直接作出判决错误。从而导致本判决案严重不公,枉法判决。

  2016年10月8日原告上诉中院二审,其间只开庭一次。我们再次请求二审法庭,让原告和被告当事人,在法庭上面对面把一些疑点问题说清楚,这样有利于让案件公平公正处理,二审法官告知说:被告不敢。两个月后的12月8号老人去世 [老人从伤害到死亡整整坚持了三年另二个月,也没有等来公正的判决]。由于被告在死亡证明书上未提肺部完全塌陷,肺功能全部丧失,这一导致死亡的严重病症,被告一直在强调老人的身体是自身疾病的自然转归。当时我们强烈要求被告方医院领导到场把死因讲清楚,而被告医院领导坚决不见,我们只好等开庭后在法庭上追问。

  令人不可理解的是,在老人死亡之后近四个月里,中院法庭再没露面,再没过问此案,只到5个多月后的2017年3月13日,突然接到中院《民事裁定书》。竟然是从中院发回泰山区法院重审。案由是:( 本院认为,鉴于原告因本案争议的医疗损害行为,已于2016年12月8日去世,本案诉讼请求的基本法律事实已经发生变化,本案应发回原审法院重审审理)。我们电话询问二审法官,为什么老人在你二审期间死亡已快四个月了才退审?回答是: 我们只调解,不判决,我们不违规。我们又问,本案在一审法院中拖了两年两个月,判决严重不公才上诉二审,再退回重审能公平公正吗,回答说:你们不服可再上诉二审,这就是你们以法律的名义?

  如此一件清晰明确,并不复杂的直接医疗伤害案,在一拖再拖中近三年,最终把老人拖死了也没结案。我们家属认为这已不是医疗伤害案本身的问题了,已涉嫌司法是否公平公正,是否违法乱纪,这是故意互相推诿,故意不作为!老人死亡已经四个多月了,还不放过他,还在无休止的拖,你们如此拖延到底为了什么?!只有你们法官与被告心里最明白!难道这就是以人民的名义?
  此案久拖不判,老人遗体至今存放在太平间,这样无始无终地拖下去,于情于理于法极不相容。这是对死者另一种形式的侮辱!老人为革命奉献了一辈子,22岁被日本鬼子打瞎了双眼,晚年因直接的医疗伤害使老人丧失了生命的尊严,死后已5个多月,至今得不到公平公正的处理。人不能违背天理人伦!我们共产党人讲法,也更讲人性!中院法官如此冷漠,如此冷血却以法律的名义拖,良心何在,天理何在,人性何在!

  我们作为守法公民,不懂法院的审理程序,我们只是感到陷入了“法律游戏”的泥谭中。至于说“徇私舞弊,徇情枉法,办理关系案,人情案”,那是你们法院和被告之间的问题,我们不能左右,我们一直坚信法律与司法是公平公正的,我们只是感到在这个并不复杂的医疗伤害案里遇到了坏人,这伙人明明知道案情的真实过程,更知道本案的起因与后果,却装模作样的在演戏,故意损害政府在老百姓心目中的威望!故意糟蹋党在老百姓心中的形象!我们深深的体会到“拖”意味着什么!如果没有阴谋与交易,谁能如此无原则无人性的拖。我们作为受害者家属,只能看着老人的遗体,在太平间遥遥无期的存放,而默默忍受心灵的巨大伤害,难道你们比日本鬼子还坏!

  二审中院拖了五个多月后再退回重审,我们认为严重违法,严重不作为,随向本中级法院纪监部门投诉,他们说没什么问题,直接不受理,让我们去本院信访科,信访科说这事不归他们管,互相推诿,至今已半年了没有认何结果。

  在司法解决无望的情况下,我们不得不以老百姓的名义,向社会公示,让老百姓评判。